<menuitem id="03i1q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<sup id="03i1q"></sup>
      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<em id="03i1q"></em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ins></sup>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ruby id="03i1q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>全部分類>臉紅紅>臉紅套書 > 商品詳情 【經典推薦】心遲《全三冊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6.1折】【經典推薦】心遲《全三冊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臉紅紅BR377-386--朱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會員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3536.1折 會 員 價 NT353 市 場 價 NT57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 場 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57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版日期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/07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級制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限制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促銷活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評分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評價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購買此者還購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夜難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23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後千千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297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百零一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9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一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8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夜哄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7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婚有點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6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夜難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5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4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妃不管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T1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量:1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到不能再愛,他說,他選擇不再愛了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不能再想,她說,她決定再愛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顆愛妳的心,我不要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年前的那一槍成為葉心栩此生的夢魘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現在的她有了古怪而貼心的女兒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心底深處對沈尉遲那決然的永不再見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是有揮之不去的陰影。而且,她怎麼也沒想過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年後,她還會再遇到沈尉遲,更沒想過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只有她獨享的寵溺跟疼愛,卻已經給了別的女人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教她難過痛苦的是,沈尉遲對她猶如陌生人的視而不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儘管她下了決定,不介入沉尉遲的感情,可她家的寶貝女兒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9592;?#33030;包袱款款自己上門找爸爸了,於是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與他原以為此生再無關係的兩人又被扯在一起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他的眼神冷淡,可他的懷抱卻依舊灼熱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忘的人忘不了,想要愛的人不能愛,當他跟她說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心栩,給妳最後一次機會時,她竟毫無理由的再次動心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?#25910;?#31680;搶先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夜月色溫柔,風輕星爍,安靜的山野也隨著這漫漫的夜逐漸沉入甜蜜鄉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謐與寧馨,淺夢與低喃,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這初夏的夜風中歸於朦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暴風雨欲來前,總是如此的平靜祥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站在窗前,望著清朗的星空,一點一點慢慢地啜飲著杯中的酒,他的動作很溫和,喝酒的姿勢非常地優雅,神情依舊平靜,事實上,太平靜了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韓子諾望著桌面上整齊擺放的一個又一個的?#31449;?#29942;,全都是烈到極致的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已經在窗邊站了整整兩個小時,而這兩個小時裡,他都?#21069;?#38748;地、溫和地喝著酒,看似輕鬆而且隨意;可是,數?#30340;切?#31354;掉的酒瓶,再看看他現在平和的神態,就算看起來一切都正常沒有任何不?#23383;?#34389;,可是隨便誰都可以感覺得到,現在的沈尉遲,不正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韓子諾不敢開口說話。跟了沈尉遲這麼多年,這還是第一次他連開口都不敢,也是他第一次,看到這樣的沈尉遲。事實上,自從葉心栩來到沈尉遲的身邊,韓子諾已經學會不要對自己從未見識過的沈尉遲的?#20999;?#38754;感到驚訝;可今天,他還是吃驚了,而且是大吃一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手心在?#37027;?#22320;冒汗,身子卻在發冷;不知道哪種比較可怕,殺伐決斷、波紋不興的沈尉遲,抑或是現在這種隱在風暴邊緣的沈尉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心栩,妳可真是好本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門外的輕敲,打破了這種快要讓人崩潰的壓抑。輕推而開的門,Andy走了進來,他手裡拿著薄薄的一份資料,臉色首?#25991;?#40636;沉重。他走到桌前,行了個禮,抬起身子時眼睛掃到桌面上空掉的酒瓶,微微抽氣,再看著身子隱在陰影中的沈尉遲,試探的目光移向韓子諾,韓子諾卻?#30171;?#30524;睛望著地板,面無表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場景,他如何敢開口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沉默依舊,淺淺的飲酒,那麼就只好一起安靜,一直到那只杯子空掉,他輕輕地放下,終於吐出一個字:「說。」聲音平靜,聽不出喜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官謹言,官家的二公子。」不能猶豫、不能遲疑,他直?#21448;v了重點。兩個小時前,接到少爺的電話,讓他去調查某些事情。雖然調查出來的結果讓他震驚,但還是得依事直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啵」地一聲,又一瓶酒打開來,帶著琥珀金芒的液體緩緩地流注到透明純粹的水晶杯裡,泛開蕩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繼續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姐跟他的交集其實並不多,只是這學期選了他的課。事實上,這門課最初並不是由官謹言上的,因為他還要幾個月才能拿到博士學位,可他突然從德國回來,直接要求上這門課。?#32317;€星期?#21830;?#30340;課,除了上課,他們的接觸非常少。」Andy頓了頓,補充道:「除了偶爾幾次的交談,?#30475;?#37117;不會超過五分鐘。」他將文件打開,攤放到桌面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們對比過所有跟小姐有接觸的人的筆跡,最後發現字跡是屬於官謹言的。?#31680;?#30333;紙張上面並排列印著兩份字跡,一份書寫隨意,另一份卻看得出是非常用心地寫就,但筆跡卻很明顯出自同一人之手。他們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人,只需一眼,就可以判斷筆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沒有想到,事情調查出來竟然會是官謹言,這下?#35330;?#38988;可大了。只要跟在沈尉遲身邊的人都知道,官謹行跟沈尉遲是什麼樣的關係,他可是少爺這麼多年唯一的朋友,可是誰會想到,這個唯一的朋友的弟弟,竟然會是扎進心裡的那根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是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喝著杯裡的酒,這種烈性刺激的酒液,飲入喉內,變成了最要命的毒藥,它不讓你死,它折騰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看到那張書籤的時候,他就已經在心裡大概明白出自誰之手,她的世界太單純、太乾淨,身邊的男生只有屈指可數的那麼幾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只有像官謹言那樣的男子,才會打動她,畢竟他跟她心目中的那個沈尉遲太相似,相似到連他自己都認為如果沒有當年的那場突變,現在的沈尉遲很有可能會是如今的官謹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78;?#20182;不是!所以,她愛的那個,不是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麼可恨,又多麼無奈,這世上最無法勉強的事,就是感情。最無法接受的就是相愛之後的相背離;如果未曾得到,也不會那麼痛恨。真實的他,其實並不是她想要的那個人;而現在,她想要並且會愛的那個人,終於出現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殺了他。」他很低、很平靜地開口命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!」被撞開的大門猛地敞開來,葉心栩站在門邊,臉色蒼白地望著他,「不要,不要再殺人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慢慢地轉過身,看著她穿著短短的睡衣睡褲,站在那裡,慌得那樣、急得那樣,居然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下;淺藍的棉布上面繡著肥肥的貓,憨態可掬,卻奇異地刺?#27492;?#30340;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套睡衣是以?#20843;?#20497;逛街的時候,她撒嬌讓他買的,還一定要買情侶的,他的那套上面繡著幾條魚,她一見就愛上,說她愛他就像貓愛魚一樣,離不開,離開就會餓死;可是事實上,貓可以不吃魚,它還有很多食物可以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是諷刺。他唇邊勾起一抹淡笑,「心心,很晚了,妳該去睡覺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沈尉遲,不要再殺人了,這樣我真的會受不了。」她一步一步朝他走近,一整晚,從被他發現書籤的那刻開始,她的神經就是緊繃的,他看起來那麼平靜,她就知道,他肯定會做出什麼來的,所以她直接打開了房間的監視器眼眨也不眨地就那麼緊盯著,很安靜、很平靜,可是越平靜就越是讓人不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這樣有點犯傻,他如果要做什麼,只需要一通電話就可以了,完全不必親自動手;可是,她還是在賭,賭當他們調查出來那個人是官謹言,官謹行的弟弟,他們決不會草草行事,而是會過來向他報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在看到Andy走大宅時,她就知道自己的預感沒有錯,她跟過去,?#37027;?#22320;在門外聽,一直聽到那個讓她心涼的命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殺人就那麼好?那麼刺激?我可以理解以前你殺人,是因為必須要殺。可是官老師呢?他對你沒有任何威脅,他還是官大哥的弟弟,你為什麼還是不放過他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沒有威脅?」沈尉遲笑意更深,「心心,那妳來告訴我,書籤是誰寫給妳的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臉色更白了,白得近乎透明,「我跟他之間很清白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清白?」沈尉遲用一種很緩慢很刻意的語調像是在仔細地琢磨她的那句話,「妳是指身體還是心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心栩咬緊嘴唇,清靈的眼眸裡滿滿地慌,她不知道,她回答不出來他的那句問話;身體抑或是心,現在的她情緒太亂,從來都沒有清醒過。對官謹言的感覺,如果說不喜歡,那是假的,如果說愛,好像,又?#24515;?#35041;是不對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冰冷世界的那一縷溫暖,會覺得心喜,但會是愛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分不清楚,也弄不明白。她原本只是想要單純地享受那抹淺淺的溫暖,不近不遠,就那樣存在於字裡行間,她也覺得舒服,覺得自在;可是現在,這份溫暖變質了,它變成了火焰,一下子就燃燒起來,她逃不及,只能被灼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望著她變換的臉色,唇邊的笑又冷又溫,?#20043;?#22320;矛盾,此時的沈尉遲卻有著?#24190;H的誘惑力,他很輕很溫柔地低語,如同情人的呢喃:「心心,妳現在的表情,真的讓我非常有慾望,殺人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心心,那個眼裡只有他的一個,那個讓他握住?#21496;?#20877;也不放開的女孩,那個從小到大心裡就只有他一人的女孩,到如今,真的離他已經這麼遠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心栩被他的話刺激到,抬頭望著他,像是要認清楚他一樣,「沈尉遲,愛一個人,不是想要離他越來越近,近?#32147;]有距離嗎?可是為什麼你的愛卻那麼重那麼可怕?你一點點地親手將我推離你,我不肯,你就直接揮刀去斬,斬得我血肉模糊,砍得我痛徹心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怎樣的一個人,其實你再清楚不過,可是你就是要逼我去面對?#20999;?#25105;無法接受的事情,你不願意改變自己,我也不願意,我們走進一盤死局,怪了不任何人,只能怪自己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眼睛很大很明亮,眼淚一顆一顆地往下掉,「我告訴你,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官謹言,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,他不可以死;如果他死了,而且是死在你的手上,我會恨你的,並且絕對不會原?#24478;悖?#22914;果對這個你都無所謂的話,你去殺他吧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,「以前我說恨,其實你我都知道那是怎樣的恨,但這次不一樣,絕對不一樣。」她瞪著他,勇敢而且堅定,「這與我的感情無關,而是?#20197;?#20063;無法忍受有任何人因我而死,我是認真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都知道,以?#20843;?#30340;恨,其實是愛的成份居多,可以矛盾、可以痛苦、可以糾結,卻還是不可以不愛;但這次,她是認真的,如果他動手,那麼她就真的會離他而去,從心裡遠遠地離開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望著她,安靜爾雅,他的表情明明那麼柔和,卻帶來從未有過的強大的?#27627;Γ?#23460;內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之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都不說話,誰都不敢有所動作,就連呼吸聲,在此時此刻都變成了多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久很久,久到葉心栩以為時間就這樣過掉了一輩子之後,他很緩很慢地放下手裡的?#31080;?#28982;後走開;經過她的身邊時,他一眼都沒有看她,走到門邊,他沒有回頭,淡淡地說道:「?#20522;@一刻開始,妳不許走出這座宅院半步,不准跟任何人聯繫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後,他走掉了,韓子諾與Andy跟在他的身後走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於,只留下她一人,葉心栩站在那裡,半晌,她緩緩地坐到地上,大哭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場對峙,她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沈尉遲重遇之後,她一直都是輸的,只有這次才勉強可以稱之為贏,可為什麼這次贏了之後,她的心會這麼痛?#23458;?#21040;她的眼淚怎麼都止不住,痛到從裡到外翻湧的都是淋淋的鮮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贏的感覺,並不如想像中的好,真的不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度與?#26639;?#32085;,她並不覺得難受,如果是以前的葉心栩,只要在家裡待一個小時,就會難受得要抓狂;可是現在她很習慣。每天看看書,再到花園裡面去整理一下她種的草莓,?#20999;?#32160;綠的植物長得非常好,開出了白色的花朵,有的甚至已經結出小小的果實,青青的、白白的,?#34892;?#31258;嫩的可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不然,她還會去運動室,沉重的沙包,痛快地拳打腳踢,流了滿身的汗,感覺許多的鬱悶都隨著?#20999;?#27735;液蒸發出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人活著要開心,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,她可以自得其樂,這段時間對這個,她學得很好,非常有心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,那就是沈尉遲了。看起來他對她沒有任何不同,溫和有禮、體貼細心;可是還是不一樣了。她感覺得到,他離她越來越遠,他的感情在一點一點地收斂起來,以?#20843;?#26395;著她?#33225;?#23376;,她知道他是愛她的;可是現在,她感受不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他也在生氣吧?他還是會抱她,卻不會吻她。身子貼在一起的時候,只有熱度卻少了暖意,她並不抗拒與他歡愛,在他懷裡的時候,她還是可以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,他們之間依舊是單純的愛、簡單的情。在他的懷裡,她會?#24515;?#31278;短暫的幸福感覺,短暫到隨著身體的冷卻,它也會迅速地消失,消失之後卻也更感空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承認,人的身體真是很奇妙;明明心離得那麼遠了,可是身體卻還是很契合,她的身子接受了他,?#20154;?#30340;心更直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心栩拿起鬆軟的毛巾將濕髮擦乾,身子泛起運動過後的那種舒適的痛快。她在運動房附設的浴室洗好澡,沖去一身的黏膩,打開門,往大廳走去,乾淨的桌面上擺放著一大杯的柳橙汁,鮮豔的顏色,一粒一粒慢慢褪冰的水珠凝在透明的杯身,光是看,都讓人覺得清涼解渴,食慾大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家很細心,?#30475;?#22312;她運動過後都會為她準備消暑的飲品,而且時間都掐得剛剛好,不會太冰,也不會已經褪冰,喝下去,整個身子的熱度都消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喝了一大口,享受那種酸酸甜甜的絕妙入口滋味,隨手拿過擺放在桌上的遙控器按開,掛在牆面的超清晰螢幕亮了起來。無意識地切換著畫面,她想看看自己的草莓,這麼大的太陽,不知道會不會被曬得枯萎;這間大宅裡面的保全措施做得非常之好,全方位無死角,二十四小時即時監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倏地,一個一閃而過的身影,凝住了她的視線,退回去,定格,然後,那只美麗的玻璃杯猛地掉落在地板上,碎了開來,橙黃的液體潑了滿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室內很快只剩下那一地的殘藉,寂然無人,她看到了官謹言,還有沈尉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謹言很擔心,非常地擔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他對她表白了,雖然她沒有答應他,但也並沒有直接拒絕掉;所以,她應該對他是有好感的,應該?#21069;桑?br />   當天晚上官謹言失眠了,活了二十多年,他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強烈的心動,那種讓人坐立不安,恨不得時間就那樣走快一些,讓他可以早點見到心?#20808;?#30340;焦灼感,對官謹言而言是陌生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喜歡她,很喜歡、很喜歡,原本只是單純地想看到她有活力的笑臉,只要她開心,他就會覺得快樂;可是,她卻失去了笑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男人的身邊,她不快樂,所以,他想要自己來給她;她失去的開朗,他都想要幫她一點一滴地?#19968;?#20358;。他坐起來,看著手錶,數著秒針一格一格地跳動,度分如年,終於盼來了晨曦,盼來了讓他期望的清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興沖沖地來到學校,卻發現她沒有來上課,一盆冷水就這?#21448;?#25509;澆上他火熱的心,冰冷過後是擔心,她為什麼沒有來?是生病了還是有事情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天、?#21830;歟?#19968;個禮拜之後,他再也坐不住了;她肯定?#21069;l生了什麼事,不然她不會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消失;問她的朋友,說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哥哥,可是官謹行卻?#20043;?#22320;非常忙碌,找了好幾天才找到他,官謹行卻望著他歎氣,然後很認真,難得地認真跟他講:「謹言,你知道你給整個家族帶來多麼大的麻煩?這個世上,可以惹的人有很多,為什麼你卻要偏偏去選那個絕對絕對不能惹的人?你放棄吧,我不希望有一天看著你死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謹行不幫他,沒有關係,他可以自己找;他知道她住在哪裡,今天乾脆就直接找上門,如果沈尉遲對她有絲毫的錯待,他會毫不猶豫地將她帶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沒有來得及走近大宅,就已經在門口遇上?#22235;?#20491;男人,徐徐降下的車窗,沈尉遲就坐在車裡,沉沉地望著他,一片的平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謹言對沈尉遲其實並不算熟悉,這個男人可以很溫和地跟你聊天,你卻永遠都跟他熱絡不起來,他們之間只是因為有官謹行才認識而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沈先生,我來找葉心栩。」良好的家教,告訴他任何事情都要先禮,至於要不要後兵,則要看情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漆黑的眼眸閃過複雜的光,他的手指在文件的紙頁上輕輕滑過,淡淡地開口:「她最近身體不適,不方便見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她生病了?」官謹言激動起來,但很快就冷靜下來,怎麼會那麼巧?她的身體一向?#24049;?#20581;康,難得生病的,「那就麻煩沈先生讓我去探望一下她,畢竟,我是她的老師,看望生病的學生也在情理之中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必了。」沈尉遲闔上文件,身子往後靠在椅背上,語氣淡淡:「她不希望被打擾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請讓我親自問過她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定定地望著他,看他堅持的神態,看他不慍不火的表情,官謹言果然很有大家風範,任何時候都彬彬有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伸手,按開車門,他走出來站在官謹言的面前,深思地說道:「我記得官謹行跟我講過,你們的?#25913;?#22312;為你?#20839;?#21517;的時候,就是期許你們對自己的言行可以三思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所以,我建議你仔細考慮清楚。」沈尉遲眼眸深沉,「很多事情,代價都超出你的想像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相信我,有的事情我完全已經考慮清楚了。」官謹言微笑著,語氣執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嗎?」刻意放緩的語調:「在整個官家都為此付出代價的同時,你覺得你可以倖免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神色一正,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尉遲輕笑,「果然生活單純的人就是比較幸福,官謹言,想一想,沒有了官家,你用什麼來跟我鬥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了,而且已經採取了行動!官謹言的神色未變,他向葉心栩表白,早就?#31995;?#26371;有這一天;只是沒有想到,會來得這般快,既然沈尉遲不再迂迴,那麼他也不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只是想要她快樂而已,只是想將你奪走的東西還給她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快樂?」沈尉遲唇邊的笑更加溫潤如水,「官謹言,不要試圖挑釁我,很愚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她不愛你了,你抓得再緊,最終還是會失去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支烏黑?#33225;?#25269;住了他的眉心,溫柔地低語:「說下去,我還想聽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愛情不是無條件的,想要自己愛的那個人開心,想要她生活得無憂無慮,想要她不會因為這份愛而痛苦;這些,你都無法給她,你的愛就是?#23376;?#33287;霸道,你希望她對完整的你全盤接受,可是你卻無法接受完整的她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謹言完全無懼那個冰冷?#33225;?#21475;,繼續冷靜地往下說:「她多麼有正義感,哪怕是不認識的人需要幫助,她都會盡自己的全力,可是你呢,你卻在一點一滴地毀掉那個葉心栩,她消沉、她壓抑,她每?#26044;?#36942;得很?#37327;啵?#20320;明明都知道,可是你就是不肯放手,你真的愛她嗎?#31354;?#30340;愛嗎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010;盡?#22320;一聲鬆開保險,沈尉遲利眸微瞇,?#25345;?#31245;動,「不要!」厲聲地阻止,來自疾奔而來的官謹行,「沈,他是我的弟弟。」他就知道,就知道這個弟弟會惹來天大的麻煩,可是卻沒有想到會是這般難以收拾,會是這麼進退兩難。看來找人盯著他是對的,至少,在這樣的時刻,他還勉強可以來為弟弟求求情,即便,有沒?#34892;?#26524;,很難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官謹行,你覺得你可以阻止我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沉默了一會,「不可以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很聰明。」比自己的弟弟要聰明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但是沈,我懇求你,不要殺他。」雖然知道希望渺茫,但他還是想說下去,「不論他做了什麼,他畢竟都是我的弟弟,我不能看著他死;你想要整個官家,你拿去就是,放過他。」這一個星期來,因為沈尉遲的打壓,官家過得很?#37327;啵?#20877;大的家業,再雄厚的資本,跟卯起來要整垮它的人鬥,都是不夠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?#20998;J詢 共有0條諮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子信箱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諮詢內容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驗 證 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el: +886-4-774761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75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75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15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15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6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6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12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12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9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9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11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11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9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9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0元)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運費: NT0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州扑克在线游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03i1q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3i1q"></em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ins></sup>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ruby id="03i1q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03i1q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3i1q"></em><em id="03i1q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ins></sup><div id="03i1q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/t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small id="03i1q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03i1q"><tr id="03i1q"><ruby id="03i1q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menu id="03i1q"></menu></dl><em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ins id="03i1q"><mark id="03i1q"></mark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/div><dl id="03i1q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03i1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03i1q"><ol id="03i1q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时时20110601001 天津时时彩票开奖走 山东时时玩法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上海福利彩票选四开奖号码多少 竞彩足球直播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保定赖子麻将 乐乐彩票是不是真的 重庆时时计划蚂蚁 北方推倒胡赖子的作用 飞艇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十一选五爱彩乐 香港六合彩往期开奖结果 双色球选蓝号最牛方法 一分赛车彩的走势图怎么看